Rss

樱桃直播app二维码下载

顾云念拉开慕司宸身上轻薄的羊毛被,二月初的冬天,就算有地暖,还是泛起一股冷意。

因为受伤了不方便,被子下慕司宸的上身并没有穿衣服,只用一层细密的丝绸和纱布盖在胸膛,以免药膏沾在羊毛被上。

顾云念掀起丝绸和纱布,看到慕司宸胸膛的药膏基本上都被吸收了,只留下少许干涸的痕迹。

她伸手在他的胸膛游移,轻柔按着,向慕司宸投去一抹惊讶。

顾云念知道慕司宸的恢复力极好,却没想想到能好到这种程度。

就算她以针灸配合上好的续骨膏,没想短短三天时间,慕司宸的胸骨已经有了初步愈合的迹象。

只要他小心,不碰到胸膛,坐着的时候注意,不要压迫到了胸骨,不要坐得太久,就可以了。

顾云念点点头,“可以坐一会儿,一次不能超过半个小时,今天不能超过三次。我先给上药。”

“好!”慕司宸有些不舍地,看着顾云念拿开放在他胸膛的手,转身向浴室走去。

不一会儿拧了一张湿毛巾出来,把他胸膛残留的药膏擦干净,才重新上了药。

这次,慕司宸很直观地感受到,顾云念制作的药药效。

凉意袭来,胸膛密密麻麻的痛舒缓了不少。不一会儿,有种熟悉的痒痒的感觉,那是骨头在愈合。

踏入迷途小布的纯美私房

顾云念重新用干净的丝绸和纱布给慕司宸把抹了药的胸膛盖好,问道:“要不要喝点粥?”

“不用,我还不饿。有昨晚给我的药丸就够了。”慕司宸只思索了三秒,果断地摇头,能不吃东西,这两天他还是不要吃东西的好。

顾云念能猜到慕司宸的想法,也不勉强。

看慕司宸这会儿精神还好,问道:“现在要不要起来坐一会儿?小师兄还在楼下没出去。奚四哥也来了,半夜的飞机。看还没醒,就去客房补觉了。”

慕司宸讶异了一下,就反应过来,顾云念应该是收到萧源的消息,匆匆赶回来。

他托了奚博容在京城要照顾顾云念,她回来定然要给奚博容打招呼。

“要的。帮我叫下小五,老四就让他睡,等他睡醒了再说。”

顾云念把慕司宸扶起来,就去叫萧源。

知道慕司宸定然是有事跟萧源说,她也就没上去,卡着半个小时后再去敲门,看着慕司宸脸上重新染上了倦意,提醒道:“时间到,该休息了。”

“好!”慕司宸含笑应道。

萧源立刻站起来,“老大,那我就先去安排了。小师妹,帮我跟云姨说一声,中午我就不在家里吃了。”

说完,就匆匆离去。

慕司宸这才向顾云念招招手,等她过来,笑着拉着她的手在唇上亲了一下,才任她扶着躺下,很快又睡着了。

顾云念就在角落的沙发上坐着研究玉符,直到中午才下楼。

就看到小猫崽又饿了,在喝牛奶,云水谣在一旁有些忧心地看着。

看她下来,问道:“念念,猫崽是不是有问题呀?怎么都没叫过!”

Previous Post

Next Post